更多服务
中年职场男创业开店一年实录
日期:2019-07-23 浏览
  “我最近有点焦虑。”在2017年冬天的某个夜晚,我一边撸串一边和一个哥们说,哥们在美团工作,每天晚上要到九点半后才能下班,约一个串基本就在10点以后了,还不一定能约得上,哥们一边回他老板的微信一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怎么啦?” 

  我说前几天看到一个猎头朋友发了一个职位,觉得还挺不错的,就问了问,猎头朋友跟我说,你就算了,雇主要求35岁以下的。自己一下就被噎住了,猎头朋友继续补刀:现在要求35岁以下是普遍行情。我于是顺道多问了几个猎头朋友,得到的统一回复都是35岁以上的就不看了。原来自己一不留神就到了没人要的年纪,抬头看看周围那些年轻人,低头看看自己现在做的事,一下就被焦虑击中了。

  哥们说:“不至于吧,大不了就自己干点什么呗。”

  干点什么

  干点什么呢?这是个问题。

  2014年底自己离开百度,就是觉得到了自己该干点自己事情的时候了,懂产品、懂运营、懂营销、懂数据分析、懂管理、还懂点财务税务、虽然不会写代码,但是和技术无障碍沟通啊,简直就是为创业而生。

  在总理的号召下,在乔帮主改变世界的使命驱驶下,认为当下一切都是最好的时候,于是自己出钱聚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要做一个运动社交App,当时的目标是干掉Keep,一周只休息半天,用匠心打磨产品,精益求精,当时推演得特别好,可是恰逢其会遇到股灾,在自己的钱花完了后,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因为这是一段不成功的历程,就悄悄放在心底,没有跟人分享,默默的在2016年新年后回了职场。在复盘成败得失后跟自己说,以后不创业了,创业也坚决不再做互联网项目了。

  其中有一个插曲,在我琢磨干点什么的时候,2017年底一个朋友创业找我看产品提意见,我一看跟我当时做得特别像,于是我把我的全部产品原型和文档发了给他,并且把我掉的坑细细的说了一遍,希望他能避免。期间我还经常问他进度,2018年底他约我喝酒,朋友说他的项目不做了,跟我详细讲了一遍他的经历,原来我掉的坑他一个没落,全掉了一遍。

  我想这才是认知世界的真相,别人说的永远是别人说的。即使你看了无数案例,读了无数管理学书,听了无数人分享,轮到你的时候,一样掉沟里。

  回到当时,2017年那个冬天,干点什么?这个问题又回来了,一直在脑海里盘旋,因为自己不想碰互联网项目,要大量技术投入那种,就把眼光放到了实业上,咖啡馆、面馆、火锅店、肠粉店、奶茶店、母婴用品店、健身房、儿童游乐场、早教机构、少儿英语培训等全部琢磨了一遍。

  最先考虑也是最先放弃的是餐饮,家里有叔叔开餐厅,开了30年了,北京也有好几家知名的餐厅,他直接告诉我别开。我自己也看了一些场地,算了投入产出,发现投入大,回报长,环节多,风险高,身边也有好几个朋友开了1年多关门的,说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我知难而退了。

  因为家里有一个1岁多的孩子,发现自己在孩子身上开销很大,而且只挑好的,价格反而不是考虑的要素,于是就把范围圈在了孩子身上,营销教科书都告诉我们,孩子和女人的钱最好赚。

  问了美吉姆、瑞思等的政策,发现人家门槛很高,真是好生意别人不带你玩,一些不太有名的机构自己又看不上,刚好也有朋友是开早教机构的,去请教学习,朋友告诉我他们也特别愁,主要是客人的周期太短,绝大部分就是买半年、1年的课,在2年内陆陆续续才消耗完,孩子到3岁就不来了,他们要一直不停地获客,他们觉得还是英语培训比较好,一个客户的生命周期可以从3岁~12岁,只要孩子不搬家,基本就可以一直服务下去。

  顺道说一句,2018年底和朋友聊天,他告诉我他的早教机构关门了,本来说要一直开下去的。调研完早教市场自己又缩小了范围聚焦到少儿教育上,期间也看了一些画画的、跳舞的、音乐的培训机构,因为自己完全不懂艺术,对这个没感觉,于是还是聚焦少儿英语培训,可是看了满大街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也去了解了一些信息,发现自己迷茫了,模糊了判断力。就像买房一样,当你看了太多盘,最后发现一个房子也没有买,总想再看一看,选一选。

  正常情况下,你做点什么的判断条件是:你喜欢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在哪方面有资源可以支持你做什么。老话说的是做熟不做生,常态下都是工作期间积累了客户,积累的资源,做自己擅长的。可是我在互联网行业待了太久,获得的信息太充分,看到的今天起高楼、明天楼塌了,而且自己又掉过坑,所以就想换个行业,换个自己能做得了、做得动的事。我在自己的行业看另外一个行业,就跟看老婆还是别人家的好一样,当然现实就是,别人家老婆也不好,你只是看了表面而已。

  其实新进入一个行业,是要交学费的,不管你进入之前想得多明白,觉得自己做了多少准备。 不在一个行业沉入2年,根本就是肤浅看热闹,但是这个经验也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真正领悟明白。

  开个皮肤管理店

  2018年春节后,自己还在纠结做什么的时候,一个多年不联系的前同事联系我,说在百度对面的辉煌国际开了一家皮肤管理店(美容店的升级版名字),让我给她介绍一些百度的同事去她店里,那时自己脑子里对各种店的信息很敏感,于是问了很多问题,怎么不上班了啊,这个店投入多少,生意怎么样啊。

  跟她聊完后,心里立刻蠢蠢欲动想开一家,那时的感觉就像你正满地乱转找不到北,忽然发现她正在你前面走在路上,赶紧跟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美容完全是一个门外汉,只是觉得自己的学习能力强,没问题的,同事能开,而且开得很好,那自己也能开,也能开好。

  今天复盘当时的决定,发现对决策的影响,一是在于过于乐观的信息,前面考量的那些项目,周围身边的朋友干砸的人太多,负面的信息太多。而这个项目,朋友跟我说的时候,已经开了2家店,2017年10月开的第一家,2018年3月刚开的第二家,正在找地方开第三家,朋友连续开店给了我信心,如果这个生意不好,肯定不会连着开。

  另外也是对自己能力的高估,觉得自己比前同事能力强,前同事就是一家公司普通的HR,而自己是公司高管,论眼界、论能力要比她强多了,她能干好的事,我没有道理干不好啊。而且开美容的都是一群社会女人,懂漏斗转化数据分析吗?懂CRM吗?懂互联网营销吗?她们都能开好一家店,我能干不好? 正面信心十足,决策就很容易。

  自己也做了一些功课,皮肤管理是传统美容院的升级版,主要是靠仪器美容,是新形式科技美容,是颠覆传统美容院的存在,代表了未来的美容护肤方向。在互联网行业待久了,潜意识里认为颠覆才是合理的,其实这是一种有问题的思维方式。

  自己算了一笔账,美容店的加盟费18万,装修家具设施6万,房租付三押一,前期雇3个员工,总投入在35万左右就可以开业了。35万的投入比开英语培训机构要好几百万的投入少多了,自己完全没压力啊。

  朋友西二旗的店开业了3个月流水就做到7万每月,而店的成本(房租、人工、水电、耗材)每月4万,就是有3万的盈利了,和朋友聊的时候,刚过了春节,朋友对今年的目标是冲击月流水10万。我又算了一笔账,如果月流水7万,毛利3万,年毛利36万,加盟装修费按照3年分摊,那一年还有28万的利润。如果月流水10万,那毛利5万,年毛利60万,扣除分摊,那有50多万的利润。开个10家8家的,一年的利润也在200万~500万。

  推演起来,这个生意不错啊。

  后面的现实告诉我这是典型的纸上谈兵。真实的情况是朋友的第二家一直在盈亏线上挣扎,第三家一直没开起来,第一家店2018年春节后流水一直没有冲击到10万,一直在7万左右徘徊,在今年初把两家店都转让了。

  既然要做的事定了,账也算好了,那就干一把。

  选个加盟商

  我选了和朋友同样的加盟品牌:M。

  选此品牌商有三个理由:一、朋友亲身验证了品牌不错,并且我加盟的时候刚好项目由1.0升级为2.0,认为应该更好(实际是个坑)。二、这个品牌天使投资人有梅花的吴世春,吴世春投了很多好项目,觉得他投的项目应该比较靠谱,三、这个品牌的创始人是黑马创业营的学员。

  我和黑马的人关系不错,找里面人打听了这个项目和创始人,黑马的朋友告诉我,这个项目在黑马营里评价很高且创始人也不错,而且这个品牌在全国已经有500多家店了。那我就比较放心了,不是那种收割一把就跑路的品牌,可以跟着一起成长。

  牛文文说过,所有的生意全都值得重新做一遍,那美容生意也一样。

  我把这个品牌的公关软文都查看了一遍,自己也很认可他们的理念,用仪器来美容护肤,一是时间短效果快,适合现在年轻的节奏,二是降低对传统手工的依赖,另外用IT系统改造日常流程管理,高效并且账务透明。当然后来自己亲身经历告诉我,这些都是别人说给你听的,真要把生意重新做一遍,何其难啊。

  3月底朋友带我见了一下此品牌的北京服务商,服务商其实就是区域代理商,品牌的总部在广州。北京服务商跟我说,北京已经开了35家了,每月都有新开的,赶紧开,否则好地方都被占了,因为每家店有个位置保护,方圆3公里内只允许有一家,让我选地方,然后报备给他,他帮我去系统里查,这个位置能不能开,介绍的时候还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分合同,说这是刚签的。

  服务商告诉我,她们的直营店,每个月平均流水在15万,国贸店月流水在30万,赚钱一点没问题。4月份代理商给我打电话告诉我5月初上海开美博会,会上直接签合同可以优惠1万的加盟费。

  这其实全是销售套路,先跟你讲收益有多好,打消你的顾虑,并且有朋友做案例背书,过了一些日子,他们再跟进一下销售过程,给你一个优惠来促使成交。想自己做销售也很多年,这么简单的套路我就上套了呢,背后还是觉得自己想明白了要做这个这事情,5月的美博会就是那个成交按钮,就安排了人去现场签了合同。

  对加盟补充几句,当我开业了3个多月,遇到了无数问题,我去找宇宙(Join创始人曾经的网名风尘棋客)请教,他开了几十家蛋糕店,我一说我加盟了一个美容店,他直接就把我拍地上了,说我不适合做这样的服务业。

  首先加盟这个业态他就不看好,从生意本质上来说,赚钱的生意都是自己埋头悄悄干的,不会招商加盟。招商加盟的生意里,良心加盟品牌商,一般能有20%的人赚钱,30%的人打平,另外50%的人亏钱,他们会包装那20%赚钱的人,那50%亏钱的人就无人问津了。

  而无良的加盟品牌商,就是收割韭菜,全套的方法论,全套的包装,当下什么火,就包装成什么的加盟,比如最近各种的茶饮料品牌加盟,中国韭菜多,割不完的。

  当然我不服气我会是那50%的人,实际情况是一年下来,我差点就是那50%的人,当然也没有成为那20%的人。加盟虽然有统一的品牌输出,号称有统一的系统,统一的管理,但是本质要么割你韭菜,要么就是你只是他产业链上的一个贡献利润的环节,想赚多点钱没戏。

  另外就是服务业对员工的依赖极大,根本不是系统、仪器就能替代的,那些仅仅只是辅助,有和没有并不对生意造成影响,而我当时就是被员工问题折磨得要抓狂,他说你要有强有力的合伙人来管那些社会人员,你在企业那一套管理方法根本不适用,这个是说到我心里了,我问怎么办?告诉我没办法,这才是每家店最核心本质的问题。只是他听我说加盟费18万的时候,他笑笑说,不多就当交学费了。

  选址

  美博会现场交了钱,那就是正式上了船,开始找合适的地址。加盟服务里有一条,是辅助找地址,合同上说会有专门的人帮忙筛选评估地址,但是实际情况是签了合同交了加盟费后就根本没人管你了,我给总部打电话,总部说这是由北京服务商来提供的服务,就给服务商打电话,服务商说你先看,然后再告诉他,毛线的指导。

  本着自己的事自己负责,不要老想着指望别人的指导方针,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了一个报刊亭买了一份北京地图,然后在美团上把北京所有已经开的此品牌店找出来,根据地址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看还有哪些区域可以开。

  一个月时间,我开车跑遍了北京城,朝阳门、望京、亦庄、小米新总部、后厂村科技园、中关村、三元桥、航天桥……各大商圈基本都去看了,自己凭感觉评估了价格高低、交通便利,人流多少,周围的竞争态势、最后选在了西直门。

  自己给北京服务商打电话报了地址,北京服务商告诉我,这个地址可以开,说还可以。全程品牌商和服务商在选址问题上没人管你,期间总部的客服打过一次电话,问我开业了吗?得到的支持就是关心一下仅此而已了。

  找房还是要靠中介,链家的中介服务还真是不错,中介很辛苦的帮我选房带我去看房,每个中介对周边的情况都比较熟悉,中介带我看了好多地方,还给了很多建议,告诉我这个地方周边的商铺经营情况,周边的人流、写字楼、居民的情况,你大概能了解周围的人群结构和收入消费水平。

  选址一定一定是第一步最重要的事情,当时没有专业的人给建议,当然自己也不认识,就自以为是的决定了。事实证明,不太好,也不太坏,还过得去,只能说命还不错。有个朋友开店一开始就败在了选址上,半年就关门了,这个人应该有人认识,就是虎嗅作者黑焰十字。

  选址一定要慎重,在看中的区域,一定要蹲点,要在周边的竞争对手哪里多体验,多观察人流、客群结构,消费水平,结合自己的生意作判断,有懂的人帮忙最好,但是这个决策也只能是一个概率事件,北京的服务商可是有20多年开店经验的,在华贸开了一家直营店,坚持不到一年也搬家了。方法和模型总有偏差的,决策依据的信息并不总能正确。

  筹备试营业

  筹备试营业期间的经历让我彻底对加盟商品牌失望,非常后悔加盟了此品牌,也进行了无数次争取,最后也没什么结果。

  筹备期,朋友还是很帮忙,把她用的装修公司介绍给我,把她用的店务管理资料表格全部发给了我,这期间不管是总部还是北京服务商就根本没人管你,根本没有履行任何加盟品牌应有的支持,装修期间也没人来过问。我在签了合同后,就发现这个加盟品牌的服务管理有问题,说的和做的不一致。装修好了,也没人来验收考察。

  筹备期间,5月总部派了市场总监T某来对准备加盟和已经加盟的店主做了一次新版本2.0的介绍,也希望1.0版本的加盟商升级为2.0。这个版本的系统宣称是前京东CTO李大学的倾情奉献,技术赋能传统美容店。

  那些女店主们对IT系统可能陌生不明觉厉,我理解起来还是很轻松,我听完后也是醉了,原来这个2.0还处于试用阶段,很多功能要等到后面的2期3期才能开发完,原因是开发跳票了,原计划的上线时候被延后,所以我们现在用的系统未来还会不断完善。

  要知道M本身自己也是一家创业公司,内部的业务进度出现问题也很正常。这场会议描述了一个未来科技赋能传统美容店的蓝图,我见过用过的各类业务系统很多,基本也能推理出一些产品经理这么设计背后的意图,系统做了很多管控的功能,我是很质疑的,我现场就对有疑惑的地方提出了一些问题,并且把我对系统一些功能的理解给那些美容店主做了解释,大家对这个系统意见很大。

  而我在现场就被北京服务商的W教育,告诉我要接纳不完美,北京服务商的合伙人W是信仰藏传佛教供养了活佛的女人,时刻在言传身教。总部来的总监,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在创业公司做事很有激情,但是对加盟店主不是很友好,态度很高傲,牛逼的要死,根本没有觉悟我们才是他们的客户,第一次见总部的人印象分比较低。我对2.0版本的一些管控和不完善功能比较抵触,开业后就没有用这套系统,靠我做的Excel表来管理店铺。

  按照加盟条件,总部对店家的员工提供免费培训,为期一周,但是要去广州,自己承担交通食宿。朋友告诉我,送员工去培训不划算,她送去学习的3个员工,春节回来就走了2个 ,这批加盟商因为有1.0店家的前车之鉴,于是都不准备送员工去广州培训,总部安排了老师在北京做了一次为期3天的培训,但是这是操作基础培训,还有一些高级培训还是要去广州,总部说要在北京成立商学院,以后华北地区的培训就在北京,我们还是很期待,但是从2018年说到现在,这个商学院还停留在选址阶段。

  试营业期间,我打了好几次电话给北京的服务商,让帮我把把脉,指点指点生意。我的店从老板到员工全是新手,新客到店后的办卡转化率根本达不到北京服务商介绍说的70%,我自己做了统计,转化率才不到5%,这表明我们的店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

  我催了很多次北京服务商,然后老板来了一趟,跟我说和客户多做客情,我们提升服务专业度,说了也和没说一样。我要求实操指导,然后服务商派了一个他们自营店的店长来我们店坐了一天店,给我们全程演示了怎么接待客户,怎么压单,通过对比我们找出我们的差距在那里,要提升的方向,可惜这样的指导只有一次。

  筹备期对总部还一件很不满的事情,总部要把仪器设备和货品从广州发到北京来,德邦的货车是满满的装了一车,但是加盟商为了省钱,运费要自己承担,同时他们选择的服务是货到楼下不进门。当快递公司把货卸在楼下,堆成小山一样,真是傻眼了,只能另外找人往楼上运,更可气的是货不是一次发来,因为有缺货的,有的是总部在淘宝上直接买了发货过来的,这个货陆陆续续发了3个月才把配齐,体验非常差。

  筹备到开业期间虽然对总部和北京服务商有诸多的不满,但是对自己新生意的憧憬,还是克服各种苦难高兴的开了业,但是试营业期间和总部的相处,真是出离愤怒了。

  总部的客服把全国所有2.0的店主加到钉钉群,方便大家在群里交流学习,也方便总部和大家沟通同步2.0的系统产品信息,本是一个好事。但是2.0系统初期实在不稳定,是一个试用版本,而且很多莫名其妙的管控。开业前总部做的系统说明沟通会上,各店主没有亲自上手使用,感受不到,在7月份大部分2.0店都开业了,所有的店主亲自感受系统,很多人都被系统恶心到了,于是钉钉群里各种店家的指责不满很多。

  我开业前每天忙得顾不上看钉钉,等开业了腾出手来,就开始关注钉钉群里交流。我翻看了一些历史消息,发现那些店主反映系统的问题老是说不到点上,而结合我自己开业调试使用系统遇到的问题,我就把问题整理出来,一个一个的和总部的人沟通。这个群主刚好是来北京做培训的市场总监,第一次见面印象就不好,而他在群里沟通依旧延续了他简单粗暴的作风,态度强硬且不尊重店主。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我和他一个一个问题的交涉沟通,因为沟通有条理,有逻辑,总能准确描述出系统和他们管控服务的问题,因此很受群里店主的欢迎,很多店主加我,并且把我邀请到她们店主自己组建的维权微信群。

  总部的T某认为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把我禁言了,并且警告我要把我踢出群,我也很愤怒,认为总部逃避问题,还打压用户的声音,托朋友找到了他们的创始人,把所有的问题都整理成一个文件发给了他,他看了也很吃惊,刚好他在北京上黑马的课,于是特意来了趟店里当面沟通。创始人格局就是不一样,认为我反映的问题很有代表性,他表示回去一定调整,并且安抚我说,他们要在北京扶持一批店家,做流量和服务的倾斜,说一定会把我的店列进来,我还天真地信了。

  他回广州后,开了管理层封闭会,T某也单独跟我道了歉,给我解了禁,大家互相给了台阶下,不过并没有不打不成交,以后他仅仅就是我钉钉里的一个联系人,我们双方微信都没有互相加。在我和创始人认识了后,我很期待总部的改进,这期间我在钉钉群保持了沉默,但是钉钉群里有一些质疑激烈的店主,T某继续禁言别人,甚至直接踢出群。于是店主自建的微信维权群就越发热闹,在群里骂T的人越发多了,还有很多店主开始接力要一起去总部维权,要去广州美博会M的展台拉横幅。

  在这个群里,我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现象,有在群里骂得特别凶的,但是要维权书上签字的时候就不吭气了,担心总部报复;有把群里聊天内容截图向总部告密的;有在钉钉群里对T某很跪舔,但是反过来在维权群里大骂的;有在群里不吭气但是默默自己去了总部直接解约的……人间百态就浓缩在这个天南地北的店主群里。

  我本以为总部会紧张店主们的联合,可是后来发现总部根本不担心店主闹事,结合群里的表现,原来人一多就是一盘散沙,诉求都统一不了。那几个自己去解约的人私下跟我说,自己的利益要自己去争取,不能指望别人,群里那些就是热闹而已,根本成不了事。

  我在群里待了两周就退出了。当时自己也特别想和总部解约,总部会把仪器的管控解锁,但是加盟费不会退,我考虑了很久,我还是一个小白,先跟一个牌子走走看吧。2.0太多的问题,总部后来专门对1.0店主开了好几次宣讲会,只要少补一点点钱就可以升级,但是1.0的店主怎么也不肯升级。

  到了大概10月的时候,总部的调整终于落实了一部分:

  1. 对系统做了更新,放开了部分管控,店主终于对仪器可以做半个主人了,比如可以赠送一个项目给朋友,可以自主给员工开练习权限使用仪器,而不用每次都要向总部申请才能有仪器额外使用时间,原来不在系统里付钱不下订单仪器是操作不了的。

  我很讨厌这个系统的各种管控,一直使用的仪器中的练习模式,走的线下付款,没有用系统的订单支付,因为系统的结算账期要30天,使用系统用户所有的付款是付给总部的,30天后你才能收到总部结算回来的钱,账期太长了,这也是大家意见很大的部分,总部说要改成7天,我也不确认后来改了没有。

  2. 对北京服务商的不作为,总部安排了督导来北京,开始各个店巡视,我开店一年,督导上门有四五次,基本两个月有一次。

  3. 钉钉群对所有人禁言,这个群变成了总部的公告群。

  就是大家抗争后的结果,后面基本上我和总部也没什么交集,专心经营自己的生意,这样磕磕碰碰的小店开始往前走,业绩由1万、2万、3万、4万每月慢慢爬升到11月做到了5万,到了5万就再也没有突破过。

  合伙人和员工

  文章前面的部分主要是经历,现在开始的章节才是感触最深的部分。

  因为我平常上班,所以找了一个信任的合伙人日常看店。如果一个生意你不能亲自盯,合伙人就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人,否则你家的钱匣子就是向别人敞开着的。小生意,特别是现金流生意,一定要自己照看店面,这是无数开饭店的朋友用他们的血泪史给我的忠告。

  从这个角度来看,总部对仪器的管控是合理的,没有在系统里下订单没有付款仪器不让启动,这就杜绝了逃单把钱收到个人口袋里去的风险。如果不是我有一个合伙人看店,我也是会用系统的,账期长总好过钱被别人收走吧。当然合伙人最好和你是互补的,互相能够照看不同的方面就完美了。

  我的合伙人也是小白,我们两个小白在一起,这一路的合作真是太艰辛了。如果你想做个事情,自己没做的,一定要找个懂这个行业的人合作。当然合作最重要的是信赖,身边很多朋友合伙做事最后打架一地鸡毛翻脸的多得是。

  这个行业最让人操心的还是员工,我最后决定转让店铺,大部分的原因是就是员工问题。我在公司也是带团队的人,团队人数也不小,但是管理公司的员工和管理店铺的员工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事,店铺的员工不会跟你谈未来,不会跟你谈忠诚,不会跟你谈成长。她们只有一个诉求,什么都不用跟我讲,我就是要多赚钱,你老板赚不赚钱我不管。

  我开业前参加总部的培训,认识了一些资深美容店老板,她们对我这样一个新手跨界来开美容店都不太看好,我请教她们开店会遇到的问题,所有的人都告诉我是员工,跟我说这个行业的员工素质低,流动性大,养不熟,就等着被欺负吧。

  我当时是觉得夸张了点。前辈告诉我找人用58、招财猫,boss直聘。我自己用下来,58是最烦人的,只要注册了58,然后销售就没完没了地给你打电话,一天一个,每天换着人来,让你买他们的年度招聘套餐5800元起,我接一个电话屏蔽一个号码,屏蔽了一个多月才消停下来。

  招财猫也是58的,号称免费,但是每天免费可以联系的人只有3个,多了你就要花钱,上面也有上千元的套餐,朋友买了,但是下载的简历基本没什么效果,让我别花钱买简历点。我花了500多元就买了猫币,1块钱联系1个人,邀约上面的美容师直接联系,90%的邀约是石沉大海,联系100个人,90个不理你,10个回复你的有8个是各种推销的,有2个才是真的美容师,还不一定是要换工作的,效率极低。

  最后发现还是boss直聘好用,我的员工都是boss上找来的,boos直聘每天免费联系超过1000人系统才会限制,而且boss直聘上推销的人少一点,虽然也是联系100人,差不多有10个回复,但是真的美容师多一点。一般联系上10个美容师,会有一个可能同意来面试,说来面试的也有50%中途放鸽子不来,最后的转化率大概是要联系500人能有一个到店面试。

  找员工就如此费劲,很长一段日子,我每天一睁眼就在招人,睡觉前一分钟还在招人,无时无刻地再找员工。

  找到员工,留住员工更费劲。我在老美容店老板跟我介绍的时候没太多感触,直到自己经历了,才明白那些老板说被员工气哭了,真是太正常了。

  美容师的工资一般分为基本工资加手工费加销售提成加绩效奖励四大部分,一般新店开业,为了养店,员工都有保底工资,如果四部分加起来没有到保底,就按照保底发,如果超过保底就按照实际的发,新店的养店期一般是三个月。外面有一批老油条,专门面试新店,我的朋友就遇到2人,保底期一过就辞职换下一家。

  我本不想设保底工资,但是线上沟通只要说没有保底人家面试都不来,有点经验的美容师保底就要8000,这可是税后。我只好降低要求,找新手,自己培训,科技美容不是说对员工依赖度高吗,我保底5000,找来了一个新手。

  我全心全意培养她, 把她当自己人对待,送她去朋友的店里培训,人家1个月后学会了,专业和销售能力上了一个台阶了,就吵着要离职,我在保底工资的基础上加了500的奖金留下了。一个月后又跟我说要离职,我又加了500快钱,但是心里很大火,于是又开始没日没夜的招人。

  其中有来了1个月学会了自己去开店的,有来上了几天班找到更高工资的招呼也不打就不来的,有上了几天班跟顾客吵架你要辞退她跟你闹事的。这样一直在招人培训人走人的历程中到了2019年春节。我的第一个员工越发老练成熟了,期间送她去考了证书,也说年后提升她当店长,可是人家还是说春节后不来了。

  这半年就一直被员工折磨,期间找过美业的培训拓客公司,想让老师上门来对员工做服务和拓客的培训,美业公司一听说单店只有2个员工那种,就不接这个活,只让你交钱去上他们的大课。也送员工去参加过培训,上了一天就回来说不去了,对那种洗脑喊口号的行为极度反感,我要是逼她们去,她们分分钟就说不干,我于是就被她们绑架了。

  单店没有腾挪的空间,就2个员工特别容易报团,我只能哄着,但是心里逼了一肚子的火,说春节后我从老家带人来,于是就发动家人在老家找人。

  因为初十开业,想让员工初九到岗开始培训,但是大过年的,找的几个人都想过正月十五后才来,于是开出高价,说初九到的,每人报销高铁票,还每人一个1000元开工红包。利诱下她们动心了,但是没有车票,我也就接受了她们十五以后来的安排。

  我初五开始找房子给她们安排宿舍,老家来的人,她们爸妈和自己家长都认识,不能亏待了她们。不找房子不知道,原来北京对外地人真的太不友好了,租房这么贵,我大雪天的沿着6号线、13号线找宿舍,看来几十套房,稍微像样的一个单间就要1800,还在五环外,四环内的都要2500左右。最后托人在天通苑找了一个单间。

  我在那里看了很多套房,被震惊了——原来居住条件能这么差,一个大三居能隔出7间房,那些隔出来的房间里面就是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啥都没有,一套房十几个人住在一起,我最后选了一个有窗户的单间1300元,比没有窗户的贵100一个月,她们姐妹愿意睡一张床,我让房东把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本来计划换成上下铺的。

  初九早上我接到电话,说买了当天票了已经在火车上了,看来利诱还是足够大的。可是宿舍房间还没有交付要到正月十二才可以住,我去接站先安排她们住酒店,前两天在店里,培训接待流程和项目介绍,一切都还好。

  到了正月十二号房间好了,我带她们去宿舍,从西直门到天通苑做地铁要换乘一次用时要1个小时,一路上她们就受不了了,觉得上下班要1个小时,时间太长了,跟从原来乡下进趟城一样。我安抚她们说,北京就是大一点,苦一点,肯定没家里好,上班用1个小时很普遍的情况,到了宿舍,给她们安顿好,在手机地图上订好位置交代好第二天怎么去店里。

  第二天上午10点半店里给我来电话,说2个姑娘现在还没来上班,我还以为陌生找路慢,于是就打个电话问问到那里了,我去,她们根本没去店里,是直接去了火车站,说已经买了票要回家了,我也是傻了,我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你要回家你也说一下啊,那个小一点的妹妹就开始哭了,说房间没有空调,还要和别人共用卫生间,身体不舒服。我也只能说路上注意安全。

  想想现在的孩子,即使是农村出来的,也是在家里宠着的,吃苦这个事情已经很难见到。我处理这个破事,不说损失的红包路费,我去退房还损失了一个月房租。于是我的店变成了没有员工只有一个合伙人顶着的情况,又开始没日没夜找人。还好正月十五后找工作的人多,我花了1周的功夫找到了两个员工,有一个员工要提供宿舍,我这次直接让她住在店里,3个月后她又辞职了,幸亏没去租房。找熟练的美容师我们店太小,她们不愿意来,熟练的美容师在大店的月薪都在1万以上,我们这样4张床的小工作室美容店,在招聘和管理上就很难,留不住人,如果人招聘多了有备份就亏钱。

  中间请教了很多人,员工怎么管,怎么培养,多告诉我这个行业就是这样。中间面试了一个北京服务商的员工,我打听了一些情况,告诉我总部服务商也是基本半年换一批员工,但是人家店多,能腾挪得过来。

  我问北京总部收入那么高怎么还想走,她举了几个例子,说W安排员工培训,还要员工自己掏钱,一些嫁接外面的产品卖给顾客还让员工自己先掏钱买下来,对员工就是爱干就干,不干走人。我问W不是信佛,与人为善、处处感恩讲福报的人怎么会对你们这么苛刻?她说她就是这样的,特别厉害的一个人。

  我自己想,在这个行业里,或许对这样特定的群体,感情可能真的很少,W肯定也是被伤害多了,才不愿意付出感情,觉得员工在她那里工作,干一分活给一分钱,送员工去培训,长本事的是员工,员工必须自己掏钱培训。

  这一年,我是被员工好好上了一堂社会课,原来我是不适合和这类人打交道。我认真想过,这样的小店适合美容师自己带几个小姐妹一起来做,不适合我这样的人干,她们自己上手,自己服务客人,为自己赚钱,不用开工资,不用招聘,后来我的店转让接手的就是另外一家店的店长,她带了她亲妹妹一起来经营这个店,原来这才是这个业态正确的打开方式。

  转店

  春节后,我百般辛苦终于把员工招齐了,朋友告诉我她东四环的店转了,于是我也决定转店不开了,转店要有发布渠道啊,于是去58上发信息,但是58对店铺转让这样的信息管理非常严,必须要证明你是房主或者得到房主授权,同时后台提交资料不能是照片,必须是当场拍照拍原件。

  我有全套租房的复印件,但是不是原件拍照,也没有房东授权,因此不能直接在58发,只好想办法,市面有其他很多的店铺转让网站,于是去登陆注册发布,然后就接受他们销售的电话轰炸,各家销售告诉我们,只要在他们网站交钱发布,他们不仅仅在他们网站上发布,还给你在百度上投广告,同时他们还免费帮你发布到58上去,他们企业之间合作,可以不受发布限制,如果你再交一笔广告费,他们还帮你在58上做置顶精华贴,可以排名靠前。各种基础套餐、58排名套餐让你选,帮你信息发布到转出为止。

  我是做广告出生,对他们的盈利模式是能理解的,一是基本发布费就是稳定的收入,另外赚58的广告差价。

  我在众多家中选了北京商铺网,选了一个贵的,决策的依据是这个网站经营的时间比较久,同时他们积累的买家卖家资源会比较多。他们告诉我这个网上来的线索只占1/3,另外2/3来自线下,他们线下积累来大量的资源,有生意需求的,我信了,实际上他们依旧是个骗子。

  他们告诉我58的排名在线从早上9点半到晚上6点,理由是白天流量大,看的人多,但是我知道逻辑是58的广告后台是按照点击扣费的,他们要赚广告的差价,控制消费,不能一下充值很多钱,只能每天充值,只能等早上工作人员上班了才能充值,下班了就没人续费了。

  我设置一个提醒,每天早上9点半去58看我的信息有没有置顶,我连续看了10天,没有一天是9点半上线的,我在服务群里每次投诉,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等着我,最后干脆不理我了,经常是11点上线或者12点上线,有时我下午也会看看,基本都是不在线。

  因为他们一个账户发布很多条信息,每次充值很少的钱,当账户消费完了,广告就会下线,如果客户没发现,他们也就装着不知道,他们就这样克扣用户的广告费。

  让你买套餐的时候,你是亲爸爸,无时无刻地联系你,大哥长大哥短,当你交了费,就全是哑巴了。

  上线10天一个线索没有,我就在服务群里问,回复就是等等啊,我们再帮你找,有一次我急了,我说退款,一没效果,二承诺的广告在线时长根本没有做到,经常不在线,严重违约,于是第二天就告诉我有人要来看店了,我安排了人接待,来店看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知道是不是安排的托。

  我跟他们较劲了一个多月,他们总共安排了不到4个人来看店,都没有然后。当时说的广告位承诺,就是骗子;说好的线下资源推荐就是骗子,说好的店铺转让帮助谈判,还是骗子。

  最后我放弃跟他们斗争了,也知道没希望了,于是我找认识的美容老板,让她们帮忙推荐,然后我发现美容业里有一批人,专门接别人的店,她们就会跟你说,你根本不会经营,越经营越赔钱,又操心又不赚钱,把你店批得狗屁不通,然后特别低价地接你的店,恨不得是她接你的店是她救你脱离苦海。

  她们特别愿意接新手的店,开了有一年以上,并且有100个以上的会员的那种店,她们低价接手来,她们有员工,她们安排自己的人进店,然后开始做医美的体验卡,在现有会员中挖掘出医美需求,然后把美容的客人转嫁到医美上。

  医美医院给她按照50%的消费返佣,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个老美容老板花了5万接了一家店,店里有100个会员,3个月挖掘出了20个医美客户,平均每个客户消费5万,就是消费100万,她能分到50万。她有次高兴了,跟我说这个月她收入了25万,生活美容3万,另外22万全是医美的大项目返佣,一直让我嫁接她合作伙伴的项目,6个月后她把这个店的客人洗劫了一遍,再也挖掘不出医美项目了,她就0转让费把店给了别人了。

  她们就到处在物色寻找符合条件的店,一家一家的洗劫,用她们的话说,每年不知道多少小白进这个行业,然后开不下去要关门转让的。我也遇到了,跟我谈了好几次,因为我的店是盈利的,而且没有嫁接过任何医美项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转店对象,隔三岔五就在微信问我,生意怎么样啊,我每次回答很好啊,虽然我心里特别搓火要转店,但是就是不愿意转给她。

  自己转店的需求兜兜转转,最后逼得没办法,在加盟店交流群里发布了转店的消息,于是一家店的店长来看了店,她准备单干了,把我的店转走了。我转店对供需关系的匹配走了很多弯路,因为不想让其他店主知道、面子问题,忽视了最短最佳路径,而在市场上兜了一个大圈子。

  朋友

  这一年开店做生意,除了社会给我深深地上了一课外,对“朋友”这两个字,还有一点额外的感触。

  自己新店开业,很兴奋,通知了很多朋友,不要钱,让他们带老婆来体验。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来几个。原来我认为的面子,我认为的关系,却敌不过帝都1小时的交通。但是有几个关系很普通,我都没有邀请,只是看到我朋友圈发了,就带了老婆跨越整个北京城来给我捧场。

  我认真反思了我的行为,我的本意自己开的店,朋友来体验就好了,但是我没有换位思考考虑别人的感受,别人怎么好意思来白体验,体验了不得办张卡什么的,还不知道这个店的项目适合不适合,而且这个店的位置又不一定方便,我叫朋友来,不是给别人出难题吗?

  我想明白了后,就很坦然,不要对别人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感激那些来捧场的,帮我写点评的,帮我刷单的,这些人在我“朋友”列表排序里,我默默的把Ta们调前了。

  最后

  2018年下半年开始,焦虑的风刮遍了整个35岁以上的中年职场人,什么华为裁退35岁以上的员工,什么BAT冻结HC,裁员潮袭转了整合互联网公司,蔓延到整个社会。

  大家知道职场如青楼,不许见白头,但是那么多白头去那里了呢?还不是在社会各个角落做了点自己的事情。我在我白头之前想做点自己的事情,但是做了一年就关门了,这个事情也不好做啊。

  我把我的经历分享出来,希望那些想做点自己事的人还是不要轻易涉足不熟悉的行业,当然最好还是在公司里好好工作,如果真被公司裁员了,没办法那就all in 去做。

  我以后再也不开店了,你要开店准备好了吗?